小老百姓买房记录

今天是周六,而我还在上班。国庆前夕公司突然改制,提出大小周上班(即双周周六上班),而今天就是国庆来后的第一个大周,恰好又赶上国庆来的连续7天班,所以个人的心情好不了。

这也是个人对互联网寒冬最直接的体验了。

本周四的时候,陪舅妈去把房子买了。舅妈来成都买房,没有靠得住的亲戚在这边,于是整个看房到买房的阶段我都有参与,就在这里记录一下吧,但我对某些事情不发表评论。

舅妈是国庆前来的,国庆假间我们陪她看了几天的房子。不得不说舅妈回来得不是时候,正赶上10.1黄金周,且又正是回成人口炒房的高峰期,我们看了几个区域,最后只有选双流,因为那边位置不算太远而最便宜。

节后我上班了,我表妹陪舅妈又看了两天。我们的意思就是先不买了,但舅妈应该是觉得回都回来了,不买就又出去打工,太不划算,最终决定买了。但这次要买的,比之前看中的同样条件的一套房,多了一万。

而且要去房东上班的地方签合同。

由于年轻人都在上班,要签合同就得请假,但只有我与我弟买过房,最终决定由我陪舅妈去。

我请了半天假,本来有换休的,但前面提的公司改制后,就暂停换休了,所以我只能请假,并祈祷半天能签完。

签合同前夜,我们让舅妈打电话给中介问了一些问题,当时中介说了,“可能”房东不会少价。而我们就要在价格都没确定下来的情况下去签合同了。

当天,一直等到10点,中介都还到。电话他告知他还被堵在三环路上,如果是真的,那说明成都的交通也不只在高峰期堵嘛。而我也知道,估计半天假是搞不完了。

大概10点20,我们上了中介的车,往北方的郊县开去。

我们走的高速。从成都到郊县的高速,当然要收费的。

到的时候11点,如果顺利,直接签合同,那下午上班前回来也不是不可能。但房东是个邮政局局长,我们到的时候他在开会,等了20分钟。

局长50多岁的样子,偏黑偏胖,声音洪亮,不在乎钱,但说明是由于老婆的交待,不少价。所以我们一直在扯皮。

期间舅妈告诉我,中介说贷款要收“贷款服务费”,一问,要1.5%。即贷30万要付4500的服务费,我和我弟都不是买的二手房,根本没听说过这个费。我觉得中介纯粹是在忽悠舅妈,因为舅妈意愿很强,而且现在人都过来了,开了1个小时的车,肯定是必签的,所以就是不少。我埋怨中介没有提前说清楚,问舅妈,舅妈说中介曾告诉她是要收“贷款服务费”,而且说“不多”,结果要这么多。而中介却说早给舅妈讲清楚了,反正就是不认。

要是我自己碰上这种情况,我应该调头就走了,但我不能替舅妈做决定,只能让她与表妹和舅舅商量,反正我是不想签了。

舅妈当时的脸色,我一直记得,就像受了委屈的小女孩。房子不得不买,但又感觉被中介坑了,又不太想签,非常纠结。在打工期间,专门回来买房,回来后天天都在看房,有看上的交了诚意金最终没成的,有看上的被别人签了的,让她身心疲惫,而这套房子如果还不签,估计也就是不买了,这次回来就算是白耽误了。

中途局长叫我们一起吃饭,餐馆不大,味道还可以,但吃得不自在,最后是中介抢着付的钱。

吃完饭后,舅妈与舅舅他们商量后,决定签了,最终说动房东少了2000的房款,而舅妈也决定贷更少的钱,20万,用来避免交更多的贷款服务费。但贷款服务费还是1.5%,并没有少。贷款少了,首付就多了,我觉得这样不好,但也无能为力。

签了合同后,我们又坐中介的车回店上,中介店面与局长上班的郊县恰好位于成都的两端。车开了很久,我想了很多。

先说局长

局长还是比较好说话的,也的确不在乎钱,但是想让我们一次性付清,不过舅妈没有那么多钱。

局长是郊县一个邮政局的局长,邮政局不大。

局长在电梯里,在别人的车里,都照常抽烟。

局长有一台奥迪Q5,车牌号含他名字里的两个首字母,和数字3个8。

局长说他给一个朋友投资了200万,做实木门,每年大概能返20万。

局长除了卖给我们的这套100平的房子,还给儿子在建设路买了一套88平的房子,自己还买了一套170平的房子。

局长的儿子,已经进入市邮政局上班,前途无量。

局长的办公室,是隔小的,他说之前很长,现在政府规定了领导干部不能有太大办公室。

局长给我递名片,是用扔的。不过是他随意的动作,没有深层含义。

回到中介店面后,由于舅妈要委托女儿签后续手续,所以她自己就不能签手续,最后只领了交中介费的收条,以及退回的2000诚意金,走了。

2000诚意金好不容易才退回来,貌似还是店长他们凑的。因为他们说诚意金已经上交到总部暂时退不回来。但舅妈就是不走。她的确也是身上没其他钱了。

我们5点到店面,7点多才出来。路灯已经亮起,但暮色还是沉沉的压了下来。

中介的店面也是开在一个新小区门口。我发现这个小区辖下的门面,有一半以上还没开门。除了中介与一个小超市。

再说舅妈

舅妈和我父母一样,是普通的农民工。但他们的年龄与他们儿女的年龄,比我家小,这也是他们现在才买房的原因。而且我觉得他们可以更晚买,因为他们儿子刚上大学。

舅妈不高,很瘦,85斤不到。

舅妈打工,干的是重体力活。

舅妈年初甚至是去年,就想买房,也有买一套房的钱,但我们告诉她不要急,房价会跌的,要相信政府。现在看来,也许是我们害了她。

舅妈看中的第一套房,我也看过,采光不好,但价格有优势。但交了诚意金等了两天,房东不卖。

舅妈退而求其次要选一套61.6万的,没回应。

又看到一套装修过的,被更有钱下手更快的人签了。

最后只有选择了这套,本来说好是62.6万的,最终辗转签成62.8万。

她跟我父母一样,相信政府,相信政府会控制房价。但一年又一年,政府连当初说的“抑制房价过快上涨”也做不到了。

她们惧怕欠账,宁愿多首付少贷款。

她们没钱,对自己生活要求苛刻,还可能身有暗疾,但她们会拿几十年的积蓄,给儿女买房。

她们没有社保。她们有2~3个孩子。她们都被计生罚过款。

她们瞻前顾后,如履薄冰,明明知道房价不正常,还是不得不往坑里跳。因为你不跳,坑会变得更深。

她们的儿女,多半需要靠父母出钱,才能在28岁前买房。

她们普遍期盼儿女能多生几个孩子。

我对比了一下局长与舅妈———他们基本算是同龄人————决定不生二胎。

舅妈购房合同签了,第二天就回老家处理旧结婚证的问题了,后面还有一系列问题,因为他们买房的两个人都不在成都,需要委托他们的女儿,签一系列的手续,给儿子买房。祝她一切顺利。

1 评论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